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落一宵梦

千事都能静,难静者心波一水。万般或可逃,未逃这尘海无边

 
 
 

日志

 
 

和爱情擦肩而过  

2006-08-11 22:55:27|  分类: 暗夜妖娆(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阳光才好了一日,雨又开始飞扬起来。
不大,但绵绵长长的,怕是真的能扯断人的愁肠吧。6月,应该热烈的季节,却少了大把大把的阳光。
云底趴在窗台上,抽烟,一支一支地。一边,看着从玻璃上淌下的泪珠儿。
然后,剧烈地咳嗽。还有眼泪。从不知道,抽烟,也能抽出眼泪。
没有开灯,屋里的光线暗得浑浊。房间里有太多的麦子痕迹。多的,云底不敢回头,回头凝视这份曾经的真实。
麦子说再见的时候,是在电话的那头,声音有些哽咽。透过夜晚城市的万家灯火,云底仿佛看到那个修长的身子,倚着墙,脸上的那份决然。
云底握着手机的手,忽然有些沉重。于是,把身体丢进沙发。胃里,那样剧烈的疼痛。
出生在七月的麦子,有着和七月一样热力张扬的魅惑,被太阳晒成麦色的皮肤,见到人,就露出熠熠生辉的贝壳般的小牙齿。就那么一笑,就把云底的魂勾了去。
喜欢用摩托车带着麦子,把呼啸的风和麦子咯咯的笑声丢在身后。然后,去一个叫韭菜坪的山洼。和着白色的、黄色的花,青青的草,还有大把的阳光。躺下来,伸出手臂。于是,娇娇小小的麦子就整个地入了云底的怀,头枕着他的肩,常常。已经习惯了这种拥抱着的温度。
而这些,从今以后,一切将不再。
因为,艾达的出现。
艾达并不高大,也不英俊,可艾达有大把大把的钞票。钞票在许多情况下是无坚不摧的,包括所谓坚贞的爱情。
麦子来取她东西的时候,始终不看云底的眼睛。只是在关上门的刹那,停下,背着,说,保重。很轻的声音,还是重重地击在云底的心尖。
江蔓一遍遍地打来电话。每一次都讲很多笑话,然后,在那边呵呵地笑。云底知道,她在担心,担心他这样把自己毁掉。
江蔓和麦子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人,白皙的、恬静的、娟秀而略带忧郁的面孔, 文文雅雅的举止,羞羞浅浅的笑容。而现在,却为搏云底一笑,说着那些低俗的笑话。
云底有些感动。可依然忧伤,和着指间袅袅的烟圈,忧伤到天亮。 

江蔓,不知不觉叹息。
江蔓喜欢云底,从进云底的公司开始,一直。
却不让云底知道眸后细密的心思。每天,七点钟赶到公司,把云底办公室收拾整齐,然后,放上一杯清香的龙井。然后,就看到一脸阳光的云底,短发。剑眉。细长的眼。有点鹰勾的鼻。很硬的脸部轮廓。然后,是云底对江蔓愉快的微笑。
那个微笑,带着阳光的味道,暖暖的,江蔓的心就一点点地沉了进去,静谧无声地。荡出江蔓心田上一波一波的跳动。 
江蔓喜欢看云底微笑。
可那个叫麦子的女人走后,云底就很少笑过。

云底喜欢看小蔓做事。条理,细致,举手投足间,却显露一种灵气。
那天,早上提前到公司,看到在桌上沉沉入睡的江蔓和大堆的企划方案,云底突然对这个小女子生出疼惜。也惊讶自己,空白了一年以后,居然会在这样的清晨为她开了轻柔音乐,买了油条豆浆,怜爱之意,清晰地浮在脸上。
丁画在那边伸舌头,眼睛里充满暧昧。
以后,大大小小的工作,云底都带江蔓。依然保持距离,然而目光中已多了几分暖意。
在一次酒后,云底趁着酒意,请江蔓搬过去。
江蔓就搬了过去。虽然,云底并没对江蔓说过“我爱你”,但小蔓的心底,是十二分情愿的。
于是,日日下班后,并肩去超市买了小菜。然后,江蔓系上围裙,洗手作羹汤,每一道菜,都被江蔓煮进了爱情的味道。然后看着云底大口小口地吃下去。于是,就心满意足。云底有时候要帮忙,都被江蔓硬推了出去。
看着江蔓在厨房忙碌的身影,云底的眼睛有一点的湿润,还有温馨。
那一场疼痛,似乎过去了。只是,有时想起,还有阵阵的疼。

同学聚会。回到家,已经是十点。
打开门。
江蔓看见云底抱着一个女人,正轻言细语说着什么。女人紧紧搂着云底的脖子,梨花带雨。
这一定就是那个叫麦子的女人,那个,云底这辈子忘不掉的女人。江蔓就恨了自己,自己并不是他所爱的人啊。为什么会自以为是地,觉得那个简单的怀抱可以依靠一辈子?
江蔓闭上眼睛,头剧烈地痛起来。
云底也看见了门口呆呆立着的江蔓。眼睛里的表情忽然变得复杂起来,是心痛吗?是内疚吗?甚至是庆幸——庆幸他的至爱又回到他的身边?
急促地跑下楼梯。身后好象传来云底焦急的呼唤。
不管,甩甩头,似乎要把一切的不愉快摔进风里。
  
看着江蔓绝望的眼睛,紧闭的柔软沉默的唇。云底的心又感到了痛。这次比麦子的离去更加具体。真实到无法忽略。
但,江蔓今天看到的情况,并不是她想象的样子啊,云底懊恼地扶住头。麦子确实是后悔,想重新回到他的身边。只因,艾达在外另有新欢。可云底心里没有一丝的欣喜,他满脑袋子都是江蔓,江蔓在厨房做他爱吃的菜,江蔓托着下巴看他工作,江蔓边洗衣服边哼的那些歌儿。。。。。竟然,没有一点关于麦子的前往旧事。
拨打江蔓的电话,“对不起,你拨打的用户已经关机。”还是不甘,一遍遍地。拨。
第二天上班、第二天下班、第三天上班、第三天下班。。。。。依然没看到小蔓。云底疯狂地想江蔓。去江蔓常去的火锅店,去江蔓曾经工作过的地方,去江蔓做过美容的美容院,甚至他们曾经去过的公园。。。。
没有,都没有。
云底知道,江蔓是故意的,故意地蒸发,为她自以为是的云底和麦子。
云底知道,自己一度地寻找的所谓的爱情,曾经回来过。可当爱情在某一天真正来临时,云底却眼睁睁地,看着与它擦肩而过。
不知是时间错了,还是缘分错了。
后来,云底结了婚。再后来,生了个女孩,云底起名小蔓。
妻笑:这样好听的名字。
云底也笑.....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