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落一宵梦

千事都能静,难静者心波一水。万般或可逃,未逃这尘海无边

 
 
 

日志

 
 

爱情转了个弯儿   

2006-08-16 21:22:23|  分类: 暗夜妖娆(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风穿过风铃,尽情演绎着黄昏的那抹风情。天还没完全黑,灯们已争先恐后地绽放,撩拨着夜的思绪。
抱肩。坐下。深深的叹息。
贝多芬的<月光>袅袅穿过楼梯,顽强地从门缝里挤进来,洒满一屋。
楼下聚会正欢。能隐隐听到梅妆的笑声。
梅妆,那么聪明、那么美丽的女子。明天,即将登上去澳洲的班机。
梅裳的心被谁扯着般的疼。
牧舟,也是去的那个国家。在电话从每周一次降到每月一次的时候,梅裳毅然剪断了手中的线。四年,再结实的线也已经不住风雨的侵蚀。不如,给风筝一个飞翔的理由。
梅裳跟牧舟道再见,然后听到他声音里的如释重负,还有一点点的意外。
难道不可以?
梅裳笑。声音里有不舍,更多的是决绝。
楚尘是牧舟的哥们,受命照看梅裳。最近,更是频频地来。梅裳却躲进自己的屋,任由梅妆、楚尘天南海北地说笑________看得出来,梅妆喜欢楚尘,何不为他们创造一个机会?而且,他们是那么般配的一对,走过他们身边,梅裳感觉自己就是树木多出来的枝杈。
有人敲门,固执地。
开门。门外是_________楚尘。
“心情不好!梅裳?”
“哪有?!”
梅裳努力地微笑______今天是和牧舟相恋的第五个纪念日,如今,所有的甜蜜都已经一去无返。
“因为牧舟?”楚尘的语气十二分的小心翼翼。
泪一泻而下,伪装了五个月的坚强倾刻间瓦解土崩 。
“楚尘,楚尘。。。。。”梅妆的声音和脚步很响地传过来。赶紧擦干眼泪。梅妆已到门前。
“你姐姐不舒服,我们先玩!”不由分说,楚尘已经拉着梅妆旋风般下楼。
这个心细的男人,他的目光中永远都有那么一种阳光般的暖感。
 (二)
常常在电脑上涂抹心情。
打开电脑,同时打开一张无形的网,冷眼看着这虚无的喧嚣。原来有牧舟,现在只有寂寞。梅裳告诉自己,我是可以忘却的,我是可以假装所有的相遇都未发生,也可以一直维系一种无所谓的假象。其实,梅裳最知道,自己是不甘心,不甘心初恋就这样成了一场烟花。
梅裳告诉子箫,和牧舟的一切。梅裳对子箫说,相遇只要一分钟,相忘,却要一辈子。
子箫是梅裳在网络中认识的男子。在很多个没有牧舟的夜里,在网络的那头默默地陪伴梅裳,听着梅裳把键盘敲得叮叮咚咚,絮絮地说着“牧舟牧舟牧舟。。。。。”
在第N个这样的深夜之后,子箫说:烟儿,我爱你!
那一刻,梅裳的泪又一次地止不住。为另一个男子。开始有一些伤口慢慢地愈合。
 

(三)
“梅裳,下午三点,浅灰咖啡厅,肯赏光么?”好象从上底下冒出来的楚尘,郑重地向梅裳发出邀请。
在长长的沉默过后,楚尘开口:
“烟儿?”
梅裳嘴开始张大嘴,烟儿是梅裳的网名,知道的人屈指可数。
“我是子箫!”
梅裳更大地张开嘴巴,这怎么可以?这怎么可能?
本能地,站起身。
一双手压住梅裳的手。
“听我说完,好么?”楚尘的声音里分明透着祈求,还有疼惜。
原来,楚尘也是一直暗恋着梅裳的。自从知道牧舟离开梅裳的那一天,楚尘从梅妆那要来了梅裳的QQ号。
梅裳流泪,说,楚尘,你比我还傻,一种暗恋的情绪怎么可以持续五年?
楚尘笑,没什么不可以的,爱情其实就四个字:心甘情愿。
然后,二人开始一起笑,像窗外的阳光一样的张扬。多好,梅妆感觉自己在飞,已近天堂。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