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落一宵梦

千事都能静,难静者心波一水。万般或可逃,未逃这尘海无边

 
 
 

日志

 
 

爱情真的很疼  

2006-08-21 17:44:23|  分类: 暗夜妖娆(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浅落:
    江一鸣说落落,你真是妖精。我笑,那你就是唐僧,我要吃你。边说,边作势扑上去。两个人就此滚作一团。最后,凝化成一个固定的姿势——江一鸣深深的凝望和长长的亲吻。
    四十五岁的江一鸣依然有着挺直的腰、旺盛的欲。同时还有着体面的工作和优雅的气质。最主要的是,江一鸣是公认的钻石王老五。再有三个月,我就是江一鸣的新娘。似乎所有的人都期盼着这一天,并不吝惜地把羡慕的目光送着我。是的,所有的人都这样认为,包括我。可当江一鸣疯狂地进出我的身体时,我的心底,为什么却在叫着另一个人的名字——段庭梧。 
    段庭梧是一瓶香水。有着斑谰的颜色,和让人情不自禁的味道,令所有的女人心旌神摇。可香水毕竟是香水,有些女人却总是迫不及待地品尝,而结果,终逃不脱幻灭的命运。

段庭梧一定有着一个忧伤的过往,他只是不愿意把这些伤口剥开来,然后告诉别人自己疼得多么深切。所以,他就这样麻醉自己,他以为,这样就可以麻醉自己。
    当我把这段话讲给格子听的时候,格子刚刚还眉色舞动的眸子立即黯淡下来。格子是段庭梧现在的女友。一直天真地幻想有一天成为段太太。
    竟有些不忍。但还是硬下心肠。格子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格子成为段庭梧的另一个悲剧故事中的女主角。
    这一刻,我觉得我和格子的友谊是永恒的,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或者分隔。可我,却忽略了爱情。
江一鸣很忙。于是,无聊的我只好把大把大把的时间交给文字,并把它们发在论坛里,然后,不管不问,继续构思下一篇文字。直到,一个叫敛在唇边的寂寞的人的出现。
    他很认真地在我的每一篇文字后面跟贴,而重要的是,每一个文字都好象说在了我的心的最底。不禁心动,然后去翻他的文集:

    那谁说想撞墙
    我推一把算是帮忙
    那谁看着树上鸟
    不断的悲咏着他的想象
    我随手抄起块砖
    砸在了他的后脑上

    那谁任泪水在脸上流淌
    我看着点了根烟
    并非为了把那些晶莹照亮
    那个谁走过我面前的时
    把细腰不断的摇晃
    我捏了她一把
    真软
    她骂了我倒没生气
    因为知道她在抱怨我没用我的目光

    谁离开了我的身旁
    谁又靠近了那道断墙
    谁把经过的细细收藏
    谁又更把未来的一一展望

    我在随意着我的行为
    因为我知道
    这里和那里没什么两样
    即使你是个流氓
    流氓是一种对积习的温柔对抗

    特别的文字结构,痞子蔡式的调侃,心底,却有轻微的疼。
    过几日,论坛里有短信提示。是敛在唇边的寂寞。短信只有七个数字两个汉字:XXXXXXX——加我!
    就这样相识。
    敛在唇边的寂寞在网上很活跃。带我各个论坛灌水,带我认识写文字写得不错的人,带我去所有有他在的群,一起聊天,一起撤退。
    从此,黑色的夜里,被一种默契笼罩。一切光线不再那么纯粹。
    时间仿佛永远不够,能听到秒针滴滴嗒嗒走过键盘的声音。而不断张望的眼睛,被一层薄薄的屏阻隔。每一夜,我都能感觉得到他热辣辣的呼吸,只是装作不闻。远远地看他,心中竟有一种暖,一点点地,没上心底
    我开始期待他,期待他在屏那端说:落,我已经离不开你了。落,想你了。落,傻落。。。。我曾经把这样的期待认为是自己的一种悲哀,一个已经即将成为别人妻子的女人,还做着这样虚幻的梦。而一边,心,却不由自己。
    作为朋友,格子对于我与敛在唇间的寂寞的事,反对得尤其厉害。“苏浅落,你这么冷静实际的一个人,居然会相信网络这样的虚幻。而且,江一鸣对你那么的好,不要玩火自焚!”
  其实别说她,我自己都常常在这段情感里,自己质问自己,自己认不出自己。
    落,有件事。。。。。屏那端,敛在唇边的寂寞预言又止,从没有过的吞吐。
算了,明晚我们见面,当面和你说,好吗?五分钟后,他语气开始沉着。
    嗯。五分钟后,我答应。 
   28年来,我第一次发现自己这样地期待,期待远方。只是前方,到底有什么,只有到达了才知道。
    晚上九点差五分,我准时敲响了鸿江宾馆826的房门。
    门应声而开。
    一个有些仓促不安的笑容迎住了我的,只笑了一半,竟然是——段庭梧。
    怎么会这样?!
    只见过段庭梧一次。格子的生日聚会,格子隆重向我们介绍段庭梧。第二天,我就向格子说了段庭梧是一剂毒药的话。
    便整个人怔住,
    被段庭梧一把拉进屋子。
    听我解释,好吗?一边,段庭梧已经为我倒上一杯水。拉了椅子,坐在对面。

段庭梧:
    当格子告诉我苏浅落那段话时,我正在点烟。拿打火机的手竟有些颤抖,点了两次,才点着那根KENT。
脑子里,却浮现出那日格子生日聚会,苏浅落寂寞庸懒的笑容,一件黑色吊带长裙,右肩,有一朵红色的蝴蝶花,露出美丽的锁骨。眼神飘忽,如一朵云。这样的目光里,我竟有些慌乱。
    气恼,一个风情的女人,也是一个自作聪明的女人。
    听格子说,苏浅落在锦绣论坛写得一手不错的文章。慢慢地吸引她,再突然消失。心下,已经打好了主意。有点点的罪恶感,但,谁让她那么一针见血,不留情面?
    一边,开始写一些心情文字,贴在论坛。反响竟是出奇的好。可众多的跟贴中,没有我所期望的名字。一边,主动出击,认真地看苏浅落的每一篇文章。对着她的文字,心有被刺痛的感觉。禁锢在内心深处的情绪在深夜暗涌到喉咙,再到手端,被我劈里啪拉敲打在论坛,我用这种形式放逐着它们,害怕聚集太多,承受不起。于是,夜夜,这个叫苏浅落的女子,成了我流浪在网络里的唯一理由。感受着她亲切而安静的呼吸,就是不说一句话,亦是心安。
    可这样的一个故事,怎样向苏浅落叙述故事的开头,当然,还有结尾?
    做出见面的决定,是一瞬间的事情,并没深思熟虑,只是觉得,有些事情,必须得有一个交代,不管这个故事的结局,是悲,或者是喜。
    马上打电话预定了房间。只是,想找一个安静的环境,静静地把这件事情说清楚,从头,到尾。
    不到八点,就赶到鸿江宾馆826房间,心竟跳得厉害,倒是象第一次约会锦苏的心情。可那个锦苏,现在已经是谁的妻子?
    看到浅落如约而至,心慢慢安静。决定,原原本本地说,包括起初罪恶的那些念头,以及现在——已经爱上她的事实。

苏浅落:
    我用两个小时时间听段庭梧倾诉。关于他,我和格子。间或,抬头,接触到时不时温柔望着我的段庭梧的面孔。
    慌然无措地躲开他的目光,假装低头喝水。其实,有一种走过去被他轻轻拥入怀的冲动。最终阻止了自己,我知道的,我和他之间,隔着江一鸣,最重要的,还有格子——我最好的朋友。还是——回到彼此吧。
    狠下心,把这段话说出来,然后,站起,告辞。心底,却有正在蓬勃着的欲望,不走,肯定是一次彻底的焚烧。
    拉开房间的门。忍不住回头,看段庭梧,正怔怔地望着我,目光里,是深深的落寞。
    我并没有立刻走出宾馆大门。八楼长长走廊的尽头,有一个很大的阳台。各种鲜花开得正是灿烂。左侧,是长长的楼梯。走下去,就可以回到过去。而折回去,就可以迈进未知的将来。
    和段庭梧的将来,不能要,但还是想要。这个在文字里就可以让人叹息的男子,让我和段庭梧身边的女子一样,也是欲罢不能。
    不想走下去,那个闭着眼睛就可以看到的过去,优秀温柔的丈夫,平平淡淡的小日子,或许也是一种幸福,但怎么能体会到波峰到波谷的快乐?向下走的脚步有些犹豫。
    嘀嘀嘀。。。。手机响。
    是段庭梧——回来,落,我爱你!
    几个字象火种一样让刚刚平息下来的我又一次燃烧起来。刚刚还在游移的脚步忽然坚定——回到段庭梧的身边,我也是爱段庭梧的,不然,看到他的目光我怎么会痛——痛到骨?
    我飞快地穿过长长的走廊,飞快地来到826房间,与正打开房门的段庭梧相遇。
    我们用眼睛灼灼的注视对方。然后,就被段庭梧一把拥进怀里。段庭梧的手臂结实有力。他的唇贴上来,带着急不可待的喘息。我的身体渐渐变软,变热,像飘在风里的云,悠悠地飞啊飞。而忽然,格子的影子一下子跳出来。
    这样对格子不公平。推开,我轻叹。
    这件事——由我来向格子解释。段庭梧的手抚过我的发,柔声地说。
    不不不,还是由我来说的好。我坚持。

段庭梧:
    格子还是知道了我和苏浅落的事。
    那日梦中,看到一穿白衣的女子,急急地向前面走,象极了苏浅落。而前方不远,就是一个深渊。我大急,一边追,一边大声地叫:“落,落落,苏浅落,小心!”
    惊醒。睁开眼睛,我紧紧抓住的是格子的手。我看到格子漆黑的眸子一点点地暗淡下去。
    我知道,苏浅落,我,还有格子,必定得有一个人退出。有些人,注定只能是过客。有些人,注定是生命的主角,相遇没有早晚,相爱也是。
    和格子说完和苏浅落的故事后,翻来覆去睡不着,格子肯定也是,我几次听到了她的长叹。
    再次醒来,已经是早上七点四十。
    餐桌上放着格子买好的豆浆、油条。豆浆杯下,还有格子的一封信:
浅落、庭梧:
    你们要对得起你们的爱情,也要,对得起我的离开!
    赶紧拨打格子的手机,一直是嘟嘟嘟的忙音。
    再给浅落打电话,浅落掩不住的焦急:“格子怎么了,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再打她的手机,却是,如何也打不通。”
    告诉了昨晚发生的事,浅落在另一头,一声叹息。。。。。 

格子:

 
   
这下真是该结束的时候了。以后——不,没有以后了。
   
一直没合眼,天亮的时候,出去给段庭梧买了早餐。然后,留言。
   
关上门的声响,仿佛此刻我们三人的关系,也关住了是我们三个人的从前。
   
不恨他们,真的。世界上最勉强不得的事情,只有爱。我喜欢的你不喜欢,这世界,真TMD的混乱。
   
我,段庭梧,苏浅落,还有江一鸣,我们四人,或许都只是彼此在错的时候情路相逢的对手。错的时间对的人,错的时间错的人,对的时间错的人。缘份,一个注定无解的魔方。 

无论是哪一种,对我来说,都只是一场烟花。
   
那些我们曾经以为念念不忘的事情,都在我们的念念不忘里忘记。在哪看到的一句话,就这样浮在了脑海里,我笑。
    有些东西是永远失去了。我知道,无论是朝前还是向后,都是一个梦的结束。也好,虽然有些平淡,虽然有些疼痛。

彼此爱着,叫爱;只有一方爱着,叫恋。恋比爱更痛,我已经痛过,现在该静静地离开了。

哦,对了,不要问我浅落和庭梧的后来,是否象童话里那样,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地生活地一起。因为,我要往前走,前方的路口,一定会有一个人等着我。。。。。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