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落一宵梦

千事都能静,难静者心波一水。万般或可逃,未逃这尘海无边

 
 
 

日志

 
 

又一年末  

2008-12-31 23:04:54|  分类: 和月摘诗(诗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梅花年年开,雪花却不是年年来。只是我一直在这里,所以我能挥手送你,或者他。都是老样子,而我,我知道我不是。

红是你的,白是他的,灰是我的。

灰的,还有天。从窗口望出去,很大的一片,就这样悬下来,倾覆了一个人的眼。窗户已经装不下,眸子已经装不下。他不停地侵略,侵略,一直到心也无处可以躲藏。

最后一张日历纸,选择用一个飞扬的姿势,宣布一个告别。谁信这一阵风过后,雪花仍在天涯?

故乡也没有雪花,故乡有明月。妹妹说,和出门那年差不多吧,这么多年了,仍然不见衰老。

老的是父亲,已经花白了的头,在另一片更多的白里,安详地微笑着。

是的,这是医院。

是的,父亲病了。

是的,妹妹回去了。

是的,我没有回去。

是的,父亲没有怨我。

已经好啦,安心上班吧。是父亲的声音。

在北方以北,我却一直望不到你。

只是夜转角处的梦里,谁,常常悄无声息地来,乡音不改,和老了的皱纹?

没有解释,谁都不会阻止一种心情直抵那里。

我把它们叫做“祝福”,祝福是个好词,我们给了很多的人。

现在,我又看见它们在不断地转弯,我希望有一个能到达我的你们。祝福的后面,我希望跟着健康、快乐和幸福。

对即将过去的这个年,只想说:很爱很爱你。

而夜,在寒风之外,可解这一分冷暖?

再感慨,作南乡子一首以记:

 

有梦向谁谈,谈矣梅花不去年。记得帘前风过处,轻衫,记我曾经是少年。

我与我纠缠,缠得后来只惘然。知否诗成肠也断,无言,许个平安望里边。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