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落一宵梦

千事都能静,难静者心波一水。万般或可逃,未逃这尘海无边

 
 
 

日志

 
 

拾一片阳光,等一个春来  

2008-02-02 20:08:23|  分类: 心弦独扣(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前面的话:昨晚写的一些文字,快结束了,忽然就没了心绪,或者,怨越来越僵硬的指。而今天十一点,当太阳晃荡着从云层里挤出来、并一点一点洒开的时候,那种快乐那么迅猛地涌上来,让我手足无措。

现在,我有足够的心情完成这篇文章了。比如说,天还可以再寒冷,雪还可以再飞舞,这些都不在话下。而我只需要就地取材,拾一片阳光,等一个春来。

拾一些阳光,等一个春来

羽绒背心、黑色高领长到臀部的毛衣、红得很纯正的羽绒服、集米桔绿白棕各样色彩于一体的长丝巾,手套,帽子,被我一样一样地,很仔细地套在身上。再寻出一双跟低点的靴子,我全副武装地出门。

上班。

风不大,但好象可以穿入人的关节和骨头缝,地上的白比昨晚似乎又厚了一些,还有很多细小的雪粒正以非常缓慢的姿势飘落,依然干净,依然寒冷。听着踩在雪上的咯吱声和过路汽车小心翼翼行驶中刺耳的喇叭声,看着越来越多的人从后面赶上来,停住。

等车。

终于有一辆大客拐过弯,在我们面前停下。

许多人欢呼着一涌而上。

车非常缓慢地开着,不时地停下,装上另一些揣着手的身子和越来越多的埋怨,喘息着,继续前驶。

在指挥部,又一群人一哄而下,涌上停在那里的开往另一个方向的另一部车。

很快满了。

剩下的人冲上刚刚转头的另一辆车。

同事李在前向我招手。笑着回应,却忘记了脚下,嘭嚓,一屁股坐了下去,很板扎。旁边立即有几双手伸过来。

眼睛立即有一层雾状的东西漫上来,与疼无关。

八点,终于赶到会议室,长长吁口气,然后坐下。眼睛却一直在窗外

窗外的桃花很远

窗外的柳叶很远

一场接着一场的冻雨很近。

冷了再冷的天气很近。

那一片阳光,有多久没见了?十五天,还是十六天?太阳好象遥远的某,我那么的想念,却又触手不及。

这个冬天已经是无可救药了,如那一场不可救药的相遇。

我知道,一枚太阳,是一件我多么盼望着的事情。

我说:“借了君前三盏酒,我来种日引初晴”。

我说:“如此情怀都在眼,阳光或是拭愁巾?”

我说:“赏还添恼,转而恨、甚么天气!”

这些都是枉然。我知道,仅仅是诗而已,没有什么能逃脱出自然的手掌。我只是以一个天真的手势,抒写我的呓语,让紧迫的目光,在此刻,被忽略成一个呼吸。

“天冷,记得添衣”,说这话的人,他的内心一定有一枚阳光,可以一直温暖到指尖。

我用一只眼睛看着窗外好象永远都是灰色的天,用另一只眼睛,等待太阳,给我可以握得住的温暖。

睁开,是寒;闭上,是暖。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