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落一宵梦

千事都能静,难静者心波一水。万般或可逃,未逃这尘海无边

 
 
 

日志

 
 

那些沉默不语的竹们  

2009-11-17 18:32:03|  分类: 心弦独扣(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午的阳光从很多的青翠里挤出来,又在更多的青翠里跳跃,感觉像在春天。这让很多人脱下了本就不算厚的外套。但并不表明冬天没有到来。是的,今天正好立冬,今天我们把我们的脚步给了赤水,赤水的山,赤水的水,赤水的竹。

终于写到竹了。没错,我喜欢赤水的山和水,但更喜欢赤水的竹。对于眼前这几千竿几万竿的竹们,我不知道该是爱恋还是怜惜。我不知道,是应该爱恋立冬了他们丝毫不见减少的青翠,还是应该怜惜他们一年复一年永不会改变的守望姿势?五年前,也是十一月,从他们身边走过的我,今天又偶尔地来,不知道他们还记不记得,我曾经年轻的容颜、浅简的微笑?

站在观竹楼,我把目光给了远方,我想把那一年的那一些东西从记忆深处打捞出来,在阳光下一一呈现,在镜头里一一固定,借此挽留渐渐远了的秋天,还有和那年秋天一起远了的青春。缺乏这些必要的细节做背景,我会以为青春也会和这些竹们一样,永远青翠地站在原地,等我,和我们。

青石板的阶梯上是和竹子尖一样颜色的青苔,长长的小径上只有我们,以及时不时的一声鸟鸣。不知是什么鸟,很快很轻地从耳际滑过。这让一切似乎更加的静了。那些山坡啊,竹林啊,阳光啊,烦恼啊,全都被这静掩埋了。

很久没有享受到这样的静了,你说,浅浅的声音,仿佛怕惊扰了这些绿色的生灵。真的如此,在时光纷杂的画布上,静似乎也已经成了一种奢侈的事。上班时没完没了的电话声,马路上此起彼伏的喇叭声,家里因为柴米油盐引起的争吵声。夜了,脚步停下了,窗帘拉上了,而心,好象还在原野里突突突地跑,前方到处是路,它却不知道去何方。我清晰地听到它汹涌的灼热或者冷漠。岁月蹉跎,人生喧嚣,工作的喧嚣,爱情的喧嚣,甚至幸福的喧嚣,喧嚣的日子一直在安静之外。只是,无论是刻骨铭心的喧嚣,还是突如其来的安静,都是日子必不可少的内容。

现在,我知道我为什么如此爱竹了。或许,我对竹的爱远不如几百年前把竹子带进赤水的那个叫黎理泰的小生意人。那一年,黎理泰回福建,黎理泰是孝子,他想动员母亲来黔,他的父亲去世,遗下兄弟六人。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黎理泰的母亲不愿意这样大的年龄了还颠簸流离,背井离乡。黎理泰带上三个弟弟,只得含泪辞别母亲,随身携带的是四株楠竹苗,象征黎家四弟兄在他乡安家落户。谁能想到,这一带,竟然带出了一片竹林、一片竹海,也带出了一方人的致富之路。可以想像,之后那一方土地上的人们对竹是何等的热爱,那一片又一片的青翠是怎样的愉悦了他们的眼睛,以至于后人对竹的喜欢越加难以割舍,包括我,我们。我们可以不知道竹的生长过程,可是我们肯定知道苏东坡那句触动人心的诗句“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竹品与人品,在我们的眼中,就这样紧密地揉合在一起,我们再也走不出它的缠绕,由着这些青翠,一点点地去占领荒芜了很久的空白。

只有两天半完全属于赤水,它们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放松和安静。放松和安静的还有只有两个夜晚的仁怀,这或许属于另外一个故事,每个人一生都有太多的故事,但他们的主角并不一定都是你。

在赤水的竹中穿行,总感到时光的步伐渐渐放缓。缓缓地仿佛小溪里的水。可时间到底不是溪水啊,再慢,也终会无声无息地逝去。逝不去的,或许只有记忆吧。

而谁说,即使行者的脚步离开,旅途却永远不曾结束?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