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落一宵梦

千事都能静,难静者心波一水。万般或可逃,未逃这尘海无边

 
 
 

日志

 
 

去去黄昏  

2009-03-16 20:29:50|  分类: 心弦独扣(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那条小路慢慢地一直走,然后可以看到一个石头桥,转过几个弯,再通过一小段石子铺成的小径,就到了另一座桥。

桥是弧状的,很雄伟。如果刚刚的那座桥是女子,那这座桥就是一个身强力壮的汉子,正拱着背,把我们从此岸驮至彼岸。

左边右边都是湖,没有荷,却有比荷更红的樱花,只有一棵,却开得极繁华,就象红尘。远望去,似是桃花的亲亲的姐妹。算得它一年也就艳这一次吧,只是,这一次的艳,是那么全心全意,那么惊心动魄,那么幸福地,走过尘世。

是下午近黄昏的时候,吃饭的吃饭了,散步的还没有出来散步。园子里人不多,除了三三两两的游人。除了这树樱花,就是一株一株的柳了。有很好的阳光,正疏疏地从树枝的缝隙中泄下来。如果你再仔细一些去瞧,你会发现树枝上已经有了一些浅浅的绿,羞涩地相偎着。我相信,一阵风经过,他们就会添上一层的绿,一层一层的添下去,春天就到了。

而那风,似乎也是绿的了

柳是垂柳,如果风来,那些特别长的柳丝就碰撞到了水,涟漪就一圈一圈的荡了开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后终于停住,好象刚刚动的不是水,只是自己的心呢。

不远的地方是一座庙,我在来园子之前去了,是第一次去,卖香火的、算命的、乞讨的,把本不算宽的路挤得逼仄。庙里也一样多的人,烧香求佛,或者吃斋饭,或者还有象我这样的游人,我感觉到了嘈杂。是的,与庙格格不入的嘈杂。

但现在,听着庙里传来的梵唱,还有钟声,心忽然就静了。也许,什么东西远远瞧着的,都是值得向往的罢。

其实,荷城花园只是一个名字,不管她有没有荷,总有一支荷一直在我们的心里,开着,不会凋谢。

拣了块草地坐下,感觉只是一会,黄昏就匆匆地来了,和黄昏一起来的,还有行人。穿着家常宽松的衣服,不紧不慢的步子,不慌不忙的目光,轻轻地掠过我,又瞧那边的别人去了。

那么走吧,回家。

在一株株的柳的后面,在一点点的灯火前面,是家,是我们的家。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