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落一宵梦

千事都能静,难静者心波一水。万般或可逃,未逃这尘海无边

 
 
 

日志

 
 

苍凉,或者温暖的怀念   

2009-10-31 00:09:38|  分类: 心弦独扣(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秋天快要结束的时候,空气中已经弥漫着冬天特有的寒冷气息,而雨分明属于秋,细细的、长长的,纷乱地扑向一张张兴高采烈的脸。

是一张张已经不怎么年轻的脸。这样一张张不怎么年轻的脸穿梭在校园里,并不理会从那些年轻的脸上望来的探究目光。

2009年10月24日早晨10点,我们三十几人站在这条林荫道上,两边是依然郁郁葱葱着的树。哦,母校,我们心中所有关于母校的念想,此时都化成一片片的绿入了我们的目光,入了我们的笑容,好象要把20年的时光拉回来、扯回来。

屏住呼吸,我面露微笑。是的,不要吝啬你的微笑,笑起来,我期待和你的微笑一起定格,背景或者是山,或者是树,或者是一栋很老的房子,都不管,不管,微笑有了,就足够。

第一时间里找到我们住了四年的寝室。我大把的时光曾停驻在那里,可回头,我看见的只是绿色掩映下的一栋三层小楼,表情孤独地立在秋雨里。

已经十分破旧了,和我们的心一样,什么都会老,是不是?这多么象我们的青春。青春其实是我能想到的最残忍的东西,它一闪即逝,你追不回来、买不回来、抢不回来。而现在,站在青春的尾巴上的我们感觉着青春,却已经再也抓它不住了。

它走了,它是去别处。它真的逝去或终将逝去吗?为什么我们充满了感慨?是什么让我们如此敬畏?我用燃烧的目光望着母校,我熟悉的,和我不熟悉的一切。我用目光编织他们、丈量他们、搭建他们。母校的形象就这样一点点地丰盈。我必须把它们在我脑海中彻底固定下来。为了那些五颜六色的青春,我必须如此。

一场秋雨,来了,又走了,很迅速,像一个匆匆的过客。而我们,分明也在扮演着过客的身份,那栋很老的办公楼、那棵已经长得很粗的树,如果有记忆,应该记得我,记得我我青涩的笑容,我好奇的目光,怎样虔诚地仰望过你们?

再一次静静地体会学生生活是一件五味俱全的事情。如现在,我们排着队,慢慢地向食堂摆满饭菜的桌子移动,然后面对面坐着,一边吃,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从彼此的外号说到现在的工作、孩子的学习,把所能想到的话题都聊了个遍,然后,我们就不说话了,我们看来来往往的学生。我的眼睛长久停留在他们身上,充满羡慕。我就常常羡慕别人。你不说,我也知道别人有时候也在羡慕着我。

后来,吃完饭的他们一个个起身离去,像一阵风一样消失在食堂门口,我们也起身走了,我们中的我,和你,后来的后来也循着自己到来的方向各自归去。

归去是必须的,惆账是必须的……人生剔除了一些必须的内容,剩下的,就是苍凉、或者温暖的怀念吧。只是是谁,把这些如水的情怀称之为怀念?

我说,除了怀念,没有永远的事物。

怅然,填《金缕曲》以记:

问也无须问,为何来、为何而去,为何瘦损。只问他乡秋还好,只问他们最近。还有你,孩儿可俊?纵是言千都休管,置杯中、各自先干尽。下次见,再无准。

流年只会添星鬓,况而今、诸多琐事,萦人方寸。一样西风身却远,辗转消磨不尽。须记得,时传音信。我用我词书我意,却难书、心上眉间印。窗子外,风正紧。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