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落一宵梦

千事都能静,难静者心波一水。万般或可逃,未逃这尘海无边

 
 
 

日志

 
 

站台,站台  

2010-01-14 21:40:00|  分类: 心弦独扣(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已经记不得这个小城的第一个站台是出现在五年前还是六年前。我相信,我身边知道的人肯定也不多。

 这其实是无关紧要的事情,紧要的是这个城市现在终于有了站台,木质或者玻璃的,广告位正在招租的广告和广告里各种肤色的美女、高楼,飞快地融入这个城市。说是飞快,其实是一种感觉。我们似乎没有察觉到近几年这个城市一点一滴的变化,它是一个过程,慢慢的、悄悄的、轻轻的,渐渐的,很多东西自然而然地就来了,比如说,这些站台。

 还没有站台的时候。谁想下车了,就高高地喊上一嗓“有下”,或者“师傅,刹一脚”,“脚”这个音拖得往往足够长,这边音还没落,那边师傅已经踩了刹车,站着的人常常东倒西歪,脾气不好的人立即国骂出口,有人接上了嘴,闲着的人便有一场热闹可以看了。

 有一个人,我们可以把他认为是一个男子,三十多岁,下午五点,他要去接幼儿园的女儿。在即将到达小车库时,他叫了一声“刹一脚”。假设那天车上的人比较多,假设他正好坐在车厢的最后,或者他声音不大,也可能是师傅假装没有听到。再叫,车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们可以想像这个时候这个男子已经非常生气了,他站起来,用更大的声音叫:“你到底要拉我到哪儿刹(杀)嘛!”在一车厢善意的哄笑声里,男子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话里的语病,讪讪地下了车。

 还是一个男子,这次发生的时间离现在要近些,应该是2004年或者2005年,刚刚设立的站台,很多人还不习惯随身准备一元钱的零钞,不习惯前门上后门下,不习惯到站下车。人就是这样从不习惯到习惯,这个男子不是,他应该从外地出差刚刚回来,尚不知道公汽到站下车的规定。到销售公司门口时,他习惯性地喊“刹一脚”。司机答“站上来(到站上再下)”。男子听话地往前站上一步,又叫“刹一脚”,司机耐心又答“站上来”,男子再往前站上一步,车依然没有停下的意思,男子就气极败坏了:“我已经站到你身后了,你还要我往哪里站?”,当然,迎接这句话的又是一阵开心的笑声。

 二

 早上七点不到,好象是瞬间,车站就热闹了起来。

 先是各种各样的小吃占据了车站人行道的两边,糯米饭、油饼、豆浆、油条、油炸糍粑……总有匆匆而来的脚步停下,付钱,然后抓紧把简单的早餐吞下肚子。

 一个年轻的妈妈牵着她的孩子来了,妈妈的脚步明显快过孩子,孩子被妈妈拉得身子倾斜着,几乎是跑起来,一只手上是已经插好了吸管好1多牛奶,那里面一定是妈妈最深沉的爱。然后是一个中年男子,黝黑的皮肤、孰实的身材,深灰色的厂服敞开着,一边走,一边接听电话,好象是生产上的事,声音焦急。一对手挽手的青年男女的脚步不紧不慢,二人很低声地说着什么,女生一直微笑着。我猜想肯定不是油盐酱醋茶。不过我立即否定了自己,恋爱中的男女,什么样的话题不是甜蜜蜜的?

 我在很多个早上就这样站在站台上,安静地看着这一切。有几个人甚至面熟起来,彼此望的目光里能寻到笑意了。只是我不知道我望他们的时候,他们是不是也是望我?我不知道在我的眼睛里,和在他们的眼睛里,我和他们有没有不同?

 几分钟一辆的班车刚一停下,立即被乌鸦一般铺过来的人站满了,还有不断赶来的人挤上来。司机师傅干脆开了后门,前门投钱,后门上车。

 我原本可以套用一句现成的成语来描述这个现象,比如“水泄不通”。但在到处都是人群和声音的这些早上,我的躯体象柿饼一样贴着另一些躯体,各种食物的味道、汗水的味道、香水的味道也拥挤在一起,你没有办法选择,所以你只有沉默。这种沉默,在许多时候,都让我感到持续的无奈和希望,也许,明天会好起来的。

 我安慰自己。

 三

 到站了,到站了。

 二十年前,第一次站在站台上,六盘水迎接我的是被一些山和楼遮住了一半的灰蒙蒙的天,盛夏了依然寒冷的风以及到处可见的纸屑、香蕉皮、塑料袋。我背着牛仔包,牛仔包里装着我的几件换洗衣服,还有报到通知单——水钢,和我一起来的,还有梅。

 梅也是第一次来。

 和着人流,只是机械的挪动着脚步一下一下地向前。我们听到了“水钢水钢”的吆喝声,然后看到一辆很破旧的中巴车。其中的一群人停下来了,迅速冲上去,并继续冲上本来就不多的空位。梅冲我点了一下头,我们一起挤了上去。又挤上几个人后,中巴车的门才咔的关闭,喘着粗气启动了。

 透过玻璃窗,我看着城市的楼房一幢接一幢的被我们的车甩在后面,城市的车辆一个接一个的从我们的车边一闪而过。我们的心,终于可以暂时安定下来,只是水钢,我今后生活的地方,你会以什么样的风景和态度欢迎我?接纳我?

 不认识路,到巴西才下的车。问了几个人新生报到的地方,都是摇头。已经是下午三点,梅急得差点哭起来。这时候我看到了那个买水果的女人,她听清楚我们的问题后,立即把摊子交给旁边的一个摊主,就带我们向指挥部方向走去,一边抢着帮我们提行李,一边开心地笑,我女儿也是昨天才刚刚报到呢。

 站在指挥部那个老式的四层楼下,含笑道谢,然后看她瞬间消失在络绎不绝的人群里,我突然变得释然,我整整衣服,坚定地向三楼走去。

 四

 我一直不是很清楚,这些年,我一次次地离开站台,到达站台,是对站台的远离还是靠近?如果是远离,为什么我们终是要回来?如果是靠近,为什么不久后又再一次的告别?我不知道我的下一个站台将通向哪里,但我知道,站台对我依然是远方—— 

把我们交给远方

把他们送回故乡

停下的是脚步,停不下的是彷徨

车窗外的草绿了,又黄

柔软心的

不知道是窗际的风,还是鸦背上的斜阳

 

把他们交给远方

把我们送回故乡

停不下的是脚步,停下的是忧伤

山那边的天暖了,又凉

空旷夜的

不知道是迎来的山,还是掠过去的村庄

 

村庄是无法停靠的肩膀

斜阳是稍作停顿的目光

都被经过,都被流放

到达站台

站台,你对我依然是远方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