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落一宵梦

千事都能静,难静者心波一水。万般或可逃,未逃这尘海无边

 
 
 

日志

 
 

临水照花人  

2010-01-23 21:51:58|  分类: 心弦独扣(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胡兰成在他的《今生今世:我的情感经历》里,用了不小的篇幅写张爱玲。对于这个他生命中无法忽略的女人,胡兰成这样评价:“张爱玲是民国时代的临水照花人。”目光就停住了,站起来,目光上下搜索了几次,才在书柜的最上层看到《张爱玲作品集》。抽出,翻开:倾成之恋,红玫瑰与白玫瑰,沉香屑、第一炉香,沉香屑、第二炉香,金锁记......它们象老朋友一样望着我。思绪从远方开始,让我有机会穿过延绵不绝的时间,又一次走近张爱玲。

 张爱玲的文字,我十五六岁的时候就读过,比如说,倾城之恋、金锁记,桂花糕、阿小悲秋,为数不多的几篇,也只是局限于读过而已,我以为她也是每天和我们迎面而来,再错肩而去的那个人,去了也就去了,而日子会继续。

 日子确实在继续,继续地教会了我们一些东西,比如说,生活。比如说,爱。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窗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你就是剃了头发当姑子去,化个缘罢,也还是尘缘——离不了人!”

 ......

 在那个细雨绵绵的黄昏里,我一遍遍地流连于张爱玲的文字,哦,这个女人,好象替我和许多女人都活过一遍一样,每一句话,七转八拐的,好象都能到达你的心。这个时候,我们事实上有些莫明其妙的恼怒,恼怒被谁说中心事,被谁带走了保存多年的时光。

 我实在是喜欢上了张爱玲。

 于是,那一段时间,一遍一遍地读张爱玲。读张爱玲的文字,最宜在刚刚擦黑的黄昏或者已经黑透了的深夜,最好是用家传的霉绿斑澜的铜香炉点一炉沉香屑,最好有一窗的月或者一窗的雨。看呢,雨丝在动,袅袅的香在动,但作为背景的山不动。山不动,天和地就安静下来了,听我读爱玲:“胡琴咿咿呀呀拉着,在万盏灯的夜晚,拉过来又拉过去,说不尽的苍凉故事——不问也罢!胡琴上的故事是应当由光艳的伶人来扮演的,长长的两片细胭脂夹住琼瑶鼻,唱了,笑了,袖子挡住了嘴......然而这里只有白四爷单身坐在黑沉沉的破阳台上,拉着胡琴。”

 是的,不问也罢。这些文字已经是我们的老相识,你也不年轻了,但心底的那根弦好象只有柔软,轻轻地一揉,它就颤微微地动了。目光禁不住又回到胡兰成的“临水照花人”。就想,如果张爱玲真是一朵花,你是不是希望是彼岸花——“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这多么像张爱玲对胡兰成的爱情啊。时间,终于蹉跎了年岁,苍老了容颜,谁转身离开?谁依旧沦陷?象那一朵朵的彼岸花,血一样的红色,铺在通往远方的路上,是在燃烧着生命吗?是在燃烧着爱情吗?繁华灿烂却冷僻孤寂,把张爱玲的一生就这样分成两半——前半生给爱情,爱情的甜,后半生也给爱情,爱情的痛。用来品尝爱情的味道,为什么总是痛多于甜?

 那么甜那么痛的爱情啊,那么真那么痴的女子啊,水里的一切与她无缘,树上的花落到水里,亦是于她无涉。站在彼岸的我,在这样的一个深冬的夜晚,在氤氲的灯光里,指尖轻轻翻动萦白的纸,一张一张,胡兰成的今生今世就过去了。

 我们的今生今世也这样慢慢地过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