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落一宵梦

千事都能静,难静者心波一水。万般或可逃,未逃这尘海无边

 
 
 

日志

 
 

朱红色的窗(外一)  

2010-09-20 20:49:20|  分类: 心弦独扣(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红色的窗

 

就单一的红来说,只是一种艳而俗的颜色,红花、红灯、红旗、红纸,好象都是。不过,如果在红前面加上一个“朱”,后面加上一个“窗”字,就例外了,如果它再镶在一面砌着着青砖的墙上,趁着绿得正好的树影,有月光从上面铺洒下来,那么,你会不喜欢么?

 

我是喜欢的。也许你是因为镇远清冽的水而爱上镇远,而我,我告诉你,我第一眼爱上的,就是这一扇扇朱红色的窗。

 

夜了,我们小小的身影混入更多的身影,流连在一条条小街上,朱红色的窗一扇扇远了,另一些朱红色的窗一扇扇近了,近了的,还有一盏盏的红灯笼,像花一样灿烂地开着,还有暖黄的灯火,坚持着要占据这个夜晚,以及这些窗。

 

“夜太漫长/凝结成了霜/是谁在阁楼上冰冷地绝望/雨轻轻叹/朱红色的窗/我一生在纸上被风吹乱……”忽然就想起周杰伦的《菊花台》来,没有雨,可是有风、有白月光、有红灯笼,有我们喜欢的和喜欢我们的人。

 

这是窗外的故事。窗子里呢?一定有一个素雅而淡定的女子,她会披着我喜欢的长发么?会穿着我喜欢的长裙么?一瓶清水养着几枝开着正好的月季,她倚窗而望,花影映红了她的脸庞。她是在等她的心上人么?他在她的前方,她在他的梦里,我在旁边,我是过客,读过他们的故事,我不认识她,也不认识她的他,爱情在另外一个故事里,属于一扇朱红窗的秘密。

 

我们,水一样流着。水不能回头,而我们可以,家有多远,脚步就有多远,而归去时一切似乎已经改变。我们的心情、以及我们的这一个永远不会再回来的夜。

 

石狮子

 

一只石狮子,曾经大门最忠实的守护者,镇远青龙洞的一个房间里,我看到了它。现在,它静静地蹲在一个玻璃罩子里,啮着齿,一双大的眼睛鼓着,安静地望着我,还有我们。

 

也许最开始时它并不属于镇远,也不是大门前的一个装饰。也许张三丰,武当创始人张三丰,明朝万历年间来到镇远,在青石板的小街上走过的时候,偶尔督见过这只狮子,也许没有,也许它没去过明朝,也许它来到这个世界还不到一百年,也许,当时的镇远每家每户门前都有这样一只石狮子,这只石狮子站在无数只石狮子中间,就像我,站在无数个游人中间,没有人注意到。

 

但这有什么呢?我不是为了别人的目光而存在,这只石狮子也是,也许它根本就不想来到这个世界,是一个多事的石匠制造了它,让它到红尘走了一遭,并留了下来,它看到过多少的相遇和离别?看到过多少的富贵和贫穷?

 

都不重要了。所有的过程都逃不出一个结果。该去的总会去,该来的总会来。时间没有句号,它一直向前,醒目而孤立,散发着某种注定的气息。而我们,已经想不起更多的过程用以证明结果。只有这只石狮子还在。我们还在。

 

有时候我们并不是害怕失去。我们只是害怕曾经的美好就这么湮没在一往无前的时光里,我们能看到的,或者就是这样一个房间,一个被收藏的、被瞻仰的,已经沾满灰尘的石狮子,空留玻璃罩子外一声长长的叹息。

 

请石狮子保持蹲立的姿势,请自己保持一颗干净的心,然后归去,向着家的灯火。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