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落一宵梦

千事都能静,难静者心波一水。万般或可逃,未逃这尘海无边

 
 
 

日志

 
 

就听樱花说  

2011-04-18 20:53:47|  分类: 心弦独扣(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天是从一朵花开始的,从哪一朵呢?爱桃花的人说桃花,也是,空了一季的天空怎么能缺少“人面桃花相映红”的背景?爱梨花的说梨花,岑参把雪比喻成千树万树的梨花,那么梨花呢,是不是也是白哗哗的雪?一片一片的,一直能开到云朵里去吧。当然,还有杜鹃、杏花、牡丹、芍药……春天太艳丽,弄得人的眼都缭乱了。

 

而我,就听樱花说。

 

春天是悄悄来的。一树、两树的樱花并不能代表她的样子。但是,樱花一卷卷、一重重,开得滚烫,开得铺张,开得率性,春天就在这种灿烂里迅速成长起来。东风像个对什么都好奇的孩子,没有方向地忽啦啦乱窜,因此,它知道春天是怎样走来又是怎样离开的。而这些,不知被谁收在镜头里,让我可以很高兴地看到樱花树下那个小姑娘干净的眸子。

 

樱花是粉色,我们院子里有,古代人的诗词里也有。“小园新种红樱树,闲绕花枝便当游”, 白居易的开心可以如此简单。而李商隐“樱花烂漫几多时,柳绿桃红两未知”的诗句,是在感慨樱花来得快、去得也快,柳和桃竟然都没察觉么?这不得不让人才到春便先惜春了。不过描写樱花的句子并不多的,古人,包括今人一般喜欢以梅、兰、竹、菊寄托情怀,难怪,花中四君子嘛。而我,倒是爱樱花的不顾一切,不清高冷艳,不曲高和寡,很人间,很热烈,但也很短暂。

 

多么像爱情——除了爱情,谁能这样盛大的开放又迅速华美的谢幕呢?谁能呢——都是爱过之人,何必去否认?

 

而我喜欢的红楼女子尤三姐,就是一个樱花一样的人儿。妩媚、娇艳,且生命短暂,她的美就是历经风尘仍然干净的这种明丽,曹雪芹对她着墨不多,却是众多女子中最让人感到痛快淋漓和跌足扼腕的人物。她以那样激烈的方式,爱着,爱得人的心儿都疼了。

 

而日本人的樱花情结,显然也与樱花的这种壮烈的性格有关,“欲问大和魂,朝阳底下看山樱”, 富士山和樱花一起,定格为日本的象征。我们可以不去喜欢他们,但我们不可以去否认樱花的这种精神。

 

感慨着,回头她就入了眼,粉嘟嘟的一树,像憋了一季的春天猛得打出的那声喷嚏,那般畅快淋漓。这样一个已经灰白了很久的午后,我很高兴地看到有这样一抹明丽的色彩涂抹在春天的嘴唇上,我看到一朵花和另一朵花,和许多朵花在薄凉的风里挨着、挤着,我们甚至不能从枝丫的空隙里看到辽远的天空。遇了,也爱了,也要分了,那就再拥抱一下吧,也许,也许离开之后就是陌路。

 

“生命中曾经有过的所有灿烂,原来终究,都需要用寂寞来偿还”,谁说的,而我说,如果凋谢也是一种寂寞的话,那么请忘记有过的精彩,请飘落得优雅,再优雅一些。因为,飘落是一个后来的的结果,春天正从另外一个地方飞快地离去。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