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落一宵梦

千事都能静,难静者心波一水。万般或可逃,未逃这尘海无边

 
 
 

日志

 
 

雪的远方  

2012-01-15 20:52:57|  分类: 心弦独扣(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忽然想,如果冬天没有雪花,那会是冬天的遗憾还是雪花的遗憾?

 

想这些的时候,我正站在窗子下,雪花与我只隔了一层玻璃,不推开都知道它的存在。它来或者不来,冬天一直在那里——定没有百花,定没有碧草,定没有鸟声啾啾。有花也是梅花,她等待着雪来,让红则更红,白则更白。

 

冬天只是雪花的驿站。奔向冬天的雪花,其实是奔着大地去的。它没有办法拒绝大地,大地永远是一朵雪花、一千朵雪花,一万朵雪花、一万万朵雪花的故乡。在树梢、在马路、在房顶……与另外的雪汇合。一辆辆的车驶过,一双双的脚走过,一阵阵一风吹过,雪花再落下来——这是一场悄无声息的拉锯战,终于,终于有一些雪花留下来。

 

渐渐地白。

 

不扫去,亦不堆砌。留着是要时时静下心去看的,在这个时刻心也许会稍微停一下,文字也会。停有好多种,其中一种是并不停下,心或者文字一直走,一直走,却如此安静而美好。

 

天空忽拉一下就黑了,暖黄的灯火坚持着要照耀那些白。又夜了,不知在这样有雪的夜睡去,会有怎样的梦?

 

是的,我是爱文字一般爱着雪的。你自己可以看去,我的散文里有雪、诗歌里有雪,古诗词里也有。雪频繁地出现在我的文字里,像我的情人。

 

仿佛曾经的爱情,那些洁白小精灵。经过窗台经过柳,回首,泊于闹市觅安宁。    寒里全无肩可倚,余几,此心原不为逢迎。谁肯为谁谁渐远,红伞,和风遗落一城灯。

 

这首词的词牌名叫定风波,只是我众多雪的诗词中的一首,它让我们想起爱情,窗台、柳、闹市、红伞、一城的灯……是雪的背影,也是爱情的背影,让已经注定别离的结局,还有一些些的坚定,和雪、和爱情一起,经过我们的眼。

 

谁妆山水好年华?一朵雪花也是花。不说海中无海角,只猜天际有天涯。

与风漂过三千里,和梦泊于十万家。昔我来兮今我往,一身到底委泥沙。

 

这是一首七律,我抒发的却是关于雪的另一种感慨,它让我想起红楼里那个叫妙玉的女子,美丽、聪颖,却孤傲、漂泊,像雪。只是欲洁何曾洁!她把她的梦给了远方,而远方,永远以一种诱人的姿态招着手,让我们的人生还有希望。尽管,远方留给我们的,或许只是一堆泥沙。

 

不怕,不怕,我们还有一个行囊,还有两行脚印,在冬季无边的寒意里,让我们和雪一起,用脚印来证明旅程。

 

是的,我最后想说的是,如果冬天没有雪花,那岂止是冬天的遗憾,更加是文字的遗憾吧!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