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落一宵梦

千事都能静,难静者心波一水。万般或可逃,未逃这尘海无边

 
 
 

日志

 
 

这一个冬夜冷了谁  

2012-12-13 19:25:05|  分类: 心弦独扣(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天是从一片落叶开始的,那么冬呢,我以为是风。树叶该落的都落完了,没有了树叶,风就无所顾忌地跑,跑啊,好象前面就是草原。我用耳朵听着它们,它们经过我的头发,经过我的衣衫……有时候很轻,有时候那么急,但已经明显感觉到冷了。

 

到处都是冷,这浓稠的冷,和爱极为相似的冷,在安静中一点点刺进你的心,让你痛,让你避不开。

 

这样的夜里,我抱着肩在冷里坐着,多想抱着的是一个人,我们所爱的人,只是不知道这样的拥抱会不会有一些些的温暖?而这些都是假设,现在是晚上九点钟,我已经靠在床头。最近,我突然对很多曾经那么热爱的东西失去兴趣,我希望这只是人生一个暂时的峰谷,而峰尖会在某一个意想不到的时刻到来,重新给我欢喜。

 

在回家的时候就打开了电热毯,现在它是足够的热了。躺在床上,全身瞬间就放松了,是一种松绑的感觉,一起放松下来的,或许还有我一天的疲惫和红尘里的累。现在,我可以聆听、可以呼吸,可以触摸,我的愁就是我的愁,我的喜就是我的喜,我希望我的全部都是美好,人世间的全部都是美好,没有谎言,没有欺骗,都是真挚,都是善良,都是爱。

 

如此,该多么好。

 

枕边那本手工制成的笔记本,深咖色皮质封面,同色的带子从左侧面的孔子里穿出来,系住,里面是浅黄的纸,像一泊酝酿千年的梦,拙朴而干净。上面有我手抄的诗词,我自己填写的诗词,几百首了吧,我是什么时候爱上的它们?竟在不知不觉间成为一种习惯,如今如此不可自拔了么?我的字不算好看,但还算干净秀气,我很认真地写,已经有几十页了。

 

现在我打开了它们,无论是自己打开自己,还是别人打开自己的文字,在如此的冬夜,如此的深寒里,我都惆怅。我宁愿这种惆怅只是窗口经过的那一阵风,忽的一声就去了,去我目光看不到的地方。而窗外再来的那一阵风,必定是另一阵风,而惆怅,则是另一种惆怅。它们一团麻似的缠绕着我的指,它们等待我的梳理,等待一场美好的绽放和盛开么?

 

却是不急的,我很多的文字都是这样搁着,有空又有闲情的时候我也许会继续它们,也许不会,谁知道呢?

 

窗外的灯火好象一直都在的样子,这就是城市。有一次,我就那么坐着看着它们,白天来了,它们才走。这就有了一些神秘的感觉,于是,放心地把自己交给一段梦。无所谓美好,或者不美好,梦是一场醒。醒了,一切已不是一切,而一切,似乎还是一切。

 

恼人的却是醒来,摁开手机,不过三两点钟,却是再也睡不着,越想忘记的人和事越在此刻纷至沓来,赶都赶不去,干脆就睁开眼,在这个冬夜里,我找不到我的夜了。

 

这时候就想,有时候,能睡着是不是也是一种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