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落一宵梦

千事都能静,难静者心波一水。万般或可逃,未逃这尘海无边

 
 
 

日志

 
 

渐渐的故乡  

2012-05-08 20:50:43|  分类: 心弦独扣(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的大手这么轻轻一翻,就是600年过去。600年,历史的长河也能改变不少的东西了,比如人的容颜、爱情的容颜,都已然面目全非了吧。可是,对于一个小镇来讲,我说,它还足够的年轻。

 

我要说的小镇——天龙屯堡,就坐落在贵州西部的绿山秀水之间。两年后,当我再次踏上它青石板铺成的小街时,我还是一点儿也没有觉出它的老来。老的好象是我,剪短了的头发,疲惫的思想。而屯堡呢,还是倚着水,倚着黄灿灿的油菜花,笑微微的看着我,一直的它都是如此的安静和恬淡,像我梦里我向往的另一个我。包括那些石制屯墙、屯门和高耸的碉楼、隐蔽的射击孔,它们肯定早已忘记了战火和硝烟的痛,它们站在那里,只是一种记得,记得一个又一个的人,一群又一群的人,被她揽入怀里,怎样让这里渐渐成为他们的故乡。

 

成为故乡的过程确实是渐渐的。他们以及他们祖先并不属于这里。600年前的这里还是一片森林或者草丛,也或者什么都没有,没有房屋,没有人烟。是明朝那个叫朱元璋的皇帝,他不仅有冷静的头脑,还有滚烫的野心。他的手就那么一指,三十万铁骑就此踏入西南。经过了一千里一万里的跋涉,经过了一千次一万次的搏杀,终于胜利了,胜利的他们并没有衣锦还乡,他们奉命就地屯田驻守下来。天龙,就是他们驻守的其中一个据点。

 

就这样,他们那么不甘愿地放下手中的刀和枪,放下对故乡的无限牵挂和思念,和被送来的父母、妻儿,以及从安徽、江西、南京等地迁至而来的工匠、平民一起,一起拿起锄头、犁铧。房子盖起来,种子落进土里,梦则悬挂在每一个月圆时候的柳梢头,让他们一次又一次地望,而那些地里长势良好的庄稼又千丝万缕地把他们与它们扯在一起。

 

扯在一起了,就再不能分开了。时间哗哗哗地过去,他们的祖先成了山头的一个个坟包,他们的子孙又像韭菜一样唰唰地长起来。一块块土地开始有了自己的名字,比如说,军堡、民堡、商堡……这方水土越来越热闹了,越来越难寻得见异乡的孤寂了。某一天,他们也会有走出去的时候,或许会走到他们的祖先当年挥泪告别父母、妻儿的那个地方。那个地方,是他们祖先的故乡,那个地方,是不是也是他们的故乡?

 

裙子让女人柔软起来,水让村庄柔软起来。屯堡旁边也有这样一条清亮亮的河水,一座石板桥架在上面,我慢慢踱过去,坐在河边,就这样阅读着屯堡,感受着屯堡。人声渐渐嘈杂起来,我们只等太阳升起的时候,趁着路两边开得正好的的油菜花,慢慢地回到我们的出发地——水城。

 

那里,也会是我,以及我的女儿以后的故乡吧。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