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落一宵梦

千事都能静,难静者心波一水。万般或可逃,未逃这尘海无边

 
 
 

日志

 
 

没有离开过  

2013-02-24 15:39:56|  分类: 心弦独扣(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突然明媚起来的阳光让我感觉已经到了春天。其实,说春天也未尝不可,已经立春好多天了,不是么?

 

但,总归是初春。

 

明明是最温暖的日头,远的,许多的,摇晃的,从那幢楼的最高层,沿着墙壁和玻璃,一点点滑落,到达我们时,却已经没有了那份热烈。树枝上还是那些灰暗的绿,丢了青翠,旧了似的,无精打采的样子,有的干脆树叶都没有,空着所有的枝条,独自在这三千丈的尘世自由和挺拔,好象对即将到来的新绿并没有多少期待。或者,它们从来没有过什么期待,该来的自然会来,它们比谁都喜欢顺其自然。而我们人,需要一颗多么淡定从容的心才能做到?

 

当然,一阵春雨会拉近一棵树,或者一朵花和春天的距离的,可它们似乎并不着急。尽管我很喜欢它们暗影浓密的样子,但我也不着急,我喜欢这种慢。慢,会让一切会更深刻。而深刻,是和骨头、血液在一起的,是现在的人多么缺乏和怀念的东西啊。

 

迟早会到达的,这春色,这春光。很高兴我有机会在这孤寂无边的春日午后安然守候,我知道,一棵树或者一朵花需要什么样的颜色,那时候都会有,也许还会更多,喜悦总会在不经意间到来。而这样的颜色,会因了等待,更让人心动。

 

而现在,我想靠近的只是一阵风,就这样一边想着,一边走在园子里,不紧不慢地走,黑裙子,黑靴子、黑袜子,针织外套上却有和春天一样明艳的黄。我的影子一直跟着我,是不是也可以这样说,我一直跟着我的影子?有风一阵阵地吹,满以为它们只是路过,像路过我们生命的很多人,却不想一丝寒意已经入了我的心,类似于秋夜里的雨丝或者烟花开放的过程,它们的迷茫和短暂更像是一种劫持,如此固执,如此柔软,如此无奈。

 

这和其他季节的风是多么的不同。你看,它发狂了,它呜呜呜奔跑而来,刮动着尘埃和草,把你的头发吹成飞扬,这般的无所畏惧,斩钉截铁,是的,没有一阵风被人真正地拥属过,是不是像爱?但我更喜欢它安静的样子,它安静的时候并不多,你也要有安静的心才能感知它的存在。这个时候,它吹拂的意义,好象不怎么积极了。比如说,它会停下来,停在一团阳光上,而阳光,可能就在你的发丝边。实际上,它停泊的地方是那么的多,不像人,每天都有要忙的事情,累了,还不能停下来。

 

好吧,幸好还有家。我们的家,不只是一幢房子和一窗灯光、一张床,它还和一个人联系在一起,他可以不英俊不富裕,但一定得温暖。日子是那扇不断被关上或者打开的门,爱情常常会被日子像一个核桃一样压成面目全非,但不怕,平淡也是爱情的一部分,生命的一部分,它是这世间最强大的覆盖,你拒绝不了,也阻挡不了,你只有接受,接受了,日子才能呈现给你它烦琐无聊的另一面——也许,那里就有我们寻觅已久、向往已久的幸福。

 

世上有一千条一万条路,可通往家的路永远只有一条,而我是往我的家去的,这条路已经被我走了很多年。

 

我还要走很多年。

 

一边想着,就到家了。就是这样,我们回家的路其实并不长。

 

家一直在,从没有离开过。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