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落一宵梦

千事都能静,难静者心波一水。万般或可逃,未逃这尘海无边

 
 
 

日志

 
 

老城,那些个日常的黄昏  

2013-08-15 21:18:08|  分类: 心弦独扣(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时的情趣,我认为夏日的黄昏最好。黑色还没有全部到来,风已经没有了白日的炙热,落日浑圆,和各种暖色调的云彩一起,这些遥远的颜色不断融合,然后分开,却始终又不即不离,像一对相濡以沫的爱人。远处是高楼、小路,再远处,则是黛青色的山峰。

 

此时的天空就是一种展现,而山,则是一种背景,连同风、柳树、楼房,行人,同在此时,此地,呈现为现在我所看到的样子,也不必人的知觉和视觉去触碰。只是所有的过程,终不过是脑海里一抹即去的痕迹。 


黄昏慢慢来到老城的时候,我正好吃完晚饭。这种时候,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我都会出去散步。最常常走的是荷城湖,可荷城湖在维修。于是,选择改道从老城菜市场旁边的一条小路进去。

 

老城就像一个故人一样等在那里,零零散散的书店、小卖部、手机维修店、台球店,还有住家户,它们都阴暗,潮湿,散发着旧的、隔世的味道。它们在一起这样站了几十年,也许,它们还将会站几十年,我不知道它们在等什么,相遇和相别对于它们来说,是不是都是别人的故事?小路旁边甚至有苞谷,不算小的一片,在城市的夹缝里也是一个忽略不得的存在,已经一人多高,绿叶红缨,快成熟了,一只蜻蜓停在上面,伏着,歇足了才飞走。也许,苞谷之外是它的另一个世界,由它继续边飞边观阅吧。

 

和许多人的目光一样,对老城这片土地我也一度的漠视,陈旧、俗气、忙碌、杂乱……最近我却喜欢上了这里的烟火味。不要追问什么时候开始的喜欢,也许,就来自于这一次次的散步?

 

往右转了,我不是去旁边的寺庙,直接向前,经过刚刚建好的供销社、贵州三线建设博物馆,三线客栈,往左,来,我们去看车床、刨床、铣床、钻床、发电机组、铁水罐、内燃机车,都是六七十年代的物什,它们已经和老城一样老了。0405内燃机车却是簇新醒目地停在那里,似乎随时都在等待又一次出发。

 

我敢肯定,我曾很多次看到过它在光影的交错里奔跑,跑向水钢的春天,一站一站,只是这时的它已作为保护对象,被里里外外粉刷一新,失去了很多岁月曾赋予它的自然的沧桑,失去了当年的熟悉与亲切,有些疏离与陌生了。

 

每次,他却是津津乐道的。他怎么不能津津乐道?他开过这台车,这台车上有他最美好的青春呢。这些好像前世的事情,在渐渐到来的夜色里,和我们肩并着肩,在未知的深处取出火种,点燃回忆,点燃夜,把青春举到最高处。时光流散时,可以温暖我望向你的视线。

 

再拐回到小路的时候,我回了一下头——思源广场。饮水思源的意思?是的,我相信岁月中的存在,相信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个根,它可以让我们安定、安宁,心有所归。

 

我的悠闲却衬出另一些人的忙碌,他们浇树,他们砌台子,他们运淤泥……是的,淤泥,起码有几百袋了,整齐地堆在小路边,它们是从荷城湖里挖掘上来的,为了更加的清澈和干净,它们被送到需要它们的地方,也许是一块菜地,或者田野?在我的这篇文章里,这些淤泥,它们会重新回到土地,变成土,变成肥料,紧紧贴着土地的根。

 

黑也来了,笼罩了所有它想笼罩的一切,我是它的慢镜头,我与它共同拥有昨天,只是它的明天,比我恒久。

 

不远处,霓红灯下的盘江雅阁大酒店像一只高脚酒杯,盛着小城的繁华与梦想,宽阔的广场上,人流像游在时光深处的鱼,在清凉的风里,带着活着的快乐和关于一个梦的向往,回家。

 

而刚刚擦身而去的老妪,那张皱纹的脸,就是我的未来吗?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