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花落一宵梦

千事都能静,难静者心波一水。万般或可逃,未逃这尘海无边

 
 
 

日志

 
 

91岁的探视者  

2014-05-17 23:10:02|  分类: 心弦独扣(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不知道,91岁的探视者是不是医院里最老的探视者?但我知道,当她走进电梯的时候,许多人自动让出位置;她走进病房的时候,那个平时难得一笑的小护士,也赶紧搬来了自己的椅子。

 

她上面有一个姐姐,三个弟弟,一个姐姐和两个弟弟都去世了,现在,她最小的弟弟正躺在呼吸重症监护室的病床上。此刻,她弟弟的名字只有一个称呼:60床。

 

她最小的弟弟,也有81岁了。

 

得到消息后,她要来,她一定要来,她闹着她的男人。她的男人83岁,对,她就是童养媳,她嫁给了小她八岁的他。她为他生育了一个儿子,两个女儿。儿子在好多年前出车祸死亡,好在留下了一个遗腹子。现在,遗腹子也有自己的孩子了。

 

也就是说,她当祖母了。

 

她虽然大他八岁,但他对她很好,甚至有些宠她,比如这一次,他拗不过她,或者说,根本没想着去拗她。他打电话告诉她娘家的侄儿侄女们。

 

他们专门找来了一辆面包车。

 

小轿车太小了,装不下她掂念的人们。

 

面包车里坐着她和她的男人,她78岁的弟媳妇、她的两个侄儿、一个侄媳妇、三个侄女,还有她的侄孙子,以及侄孙女家的女儿,一家四代,十口人,最老的和最小的,相差整整89年。

 

89年,中间又有多少的悲欢离合?

 

现在我所能见证的,却只有她现在的安宁和美好。她坐下,她穿着一件花棉袄儿,头发已经全白了,比医院的这些白还要白的样子,仿佛传说中的地老天荒。她一手拄着一根竹子做成的拐杖,身子倾向她的弟弟:好些了吗?

 

她的弟弟才从死亡线上走了一回,上午才取下的呼吸机,现在又输完了大大小小9瓶的各种液体。

 

整体三天的抢救,整整三天的呼吸机,她的弟弟多么渴望说话啊。她的弟弟打各种各样的手势,可别人看不懂,她的弟弟就用笔在一个本子上写字,几十页了。

 

现在她的弟弟终于可以尽情说话了。有时候,健康和能尽情说出自己想说的话,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只是这些幸福被我们不经意地忽略了、冷落了。

 

她的弟弟眼睛里分明有泪花在了,但被他忍着:好家伙,吃饭时还好好的,没想到一下子就这样严重了。

 

你以后不要喝酒了,酒有毒。她叮嘱她的弟弟。

 

她的弟弟问:你怎么知道我生病的,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

 

她和她弟弟的耳朵都不大好,两个人就这样各自说着自己想说的话,没有人打断他们。

 

不用打断,也不必打断的。这浩大的时间,一切都在发生,和消失,但因为爱,亲情的爱、友情的爱、爱情的爱一直在,悲、欢、离、合,惟有爱穿行其中,才让一切有了奔波的值得,付出的情愿。

 

来处即回处,当窗户外面的灯火比全部的黑还要多的时候,我说,二姑,咱们回吧。

 

是的,我是她的第二个侄女。我吃过她煮的几乎全部是鸡蛋的面条,我躺在她家院子的凉席上数过星星,我用她偷偷塞在我衣兜的零花钱买过糖果……现在,我却搀扶着她。

 

我想,那些流逝的日子,或者就是我们成长的故事吧。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